湯瑪斯‧哈代/原著
吳奚真/譯
大地出版社
圖片來源: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Gyrco-cyMs/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_IdwJhQY0A/
沒有中文字幕不過為了貫徹多讀喜歡的作家作品只好訓練聽力了
沒字幕的另一缺點是截完後放太久就忘記情節==
但為了哈代為了翻得很棒我很喜歡的吳教授
(剛查了一下資料才知道他可說是台灣的翻譯教父
過世十多年了 當年正是以《嘉德橋市長》獲傑出翻譯獎
看來我截這麼多圖搞到暈頭轉向也要來介紹這本
也算是用我小小的力量向吳教授致敬!)

BBC製作的真的很棒 配樂很好聽 風景也美
配上哈代扣人心弦的故事
我為我大一第一節口語訓練課自我介紹時說最喜歡哈代和喬治艾略特感到驕傲!
搭配書本的細節 我就我記得的盡量提 有機會還是要看書 何況是翻譯得這麼棒的!
主角韓洽德是捆乾草工人(窮...)跟妻子蘇珊去找工作時路過市集
想吃喝點什麼 書上說蘇珊是怕丈夫酒後腦袋又要不清 選了麥片粥
賣粥婦卻私下慫恿韓洽德加錢加蔗汁酒 韓洽德愛喝酒果然一碗接一碗
臉紅腦袋果然開始不清楚 旁邊有人叫賣牲畜 他竟也把妻女拿來拍賣
起先大家以為鬧著玩 沒想到五基尼(價錢)真有位水手買了
蘇珊苦苦哀求韓洽德酒卻還沒醒 妻女走後韓在帳棚睡到隔天酒醒了
摸到錢才知鑄下大錯

他到教堂發誓 今年幾歲以後便幾年不碰酒(二十一歲)

十九年後 他成了嘉德橋市長 蘇珊因為水手出海失蹤 判斷是死了
決定帶著女兒伊麗莎白珍來投靠前夫
當晚市長開會 那晚也是韓恰德人生最風光的時候

開會時一位蘇格蘭青年唐納‧范福瑞也來到嘉德橋
請人轉知韓洽德他有事找韓 韓以為是原先應徵的糧食經理
會後到范下榻旅舍 才知范只是想教韓處理發霉小麥
(韓之前不懂這新技術惹來民怨...發霉小麥做出的麵包也很噁心)
不過范教完就要帶著這項新技術去美國發展
不管韓如何挽留
他們的對話被隔壁的蘇珊母女聽到
伊麗莎白珍剛從樓下上來 母女因為窮困 伊麗莎白珍主動向旅舍老闆娘請求打工賺宿費
先前伊麗莎白珍第一項工作就是端晚餐給范
韓走後 范與其他客人同樂 高唱蘇格蘭民謠(我之後再做專題~)
伊麗莎白珍與其他客人一樣被他深深吸引

終於范還是同意留在英國(要認范請認明圖右那位的鬢角XD)
(是說韓范的關係老是讓我想非非...)

伊麗莎白珍奉母命前去找韓 這之前原本雇用的經理姚普得知被范取代又驚又惱

伊麗莎白...

韓得知之前遍尋不著的前妻回來很高興
但不想讓當年賣妻這種有傷形象的事(哈代那年代確實有這種事)被女兒知道
只寫信給蘇珊 附上五基尼 暗示他已將她買回

韓與蘇珊見面並承諾娶她 當作是市長與遠親結婚
此外韓將范視為知己 把賣妻的事告訴范
在那之後韓曾在重病時得到少女柳塞塔照顧並相戀
不過隨著痊癒韓洽德到別處做生意
兩人只留下"如果韓妻死了 便娶柳為妻"之類情書往來

伊麗莎白珍對"遠親"韓洽德要娶母親的事沒有很強烈的感覺

蘇珊極力想湊合女兒和范福瑞 以雙方之名偽造書信給對方約在穀倉
伊麗莎白珍和范福瑞到穀倉後發現自己根本沒寫信 以為是兩人都認識的第三人約的
結果等不到第三人 外頭下雨 伊麗莎白珍要回去前范福瑞說她身上有麥殼和羽毛
淋雨會傷衣服 我相信真的是很難拍掉伊麗莎白珍自己吹又吹不太到肩膀
所以范完全是很紳士地幫她吹掉 雖然很煽情就是XD 

惠特爾在韓手下工作卻常睡遲到 韓警告他再遲到給他好看
惠特爾連睡覺都在腳趾綁繩子(他睡二樓腳朝窗外讓繩子垂下)
方便同事上工時叫醒他
事發當天韓親自去拉繩子 威脅惠褲子不用穿了 惠特爾忙著穿衣穿鞋窘得發慌
(沒穿褲子工作小姐們看到會嚇壞吧XD)
這時范福瑞叫惠穿上褲子 不要管誰怎麼說
韓洽德感到范的威脅性 之後連下屬問他什麼他都說去問范
"他才是這裡的主人(酸溜溜)"
不過韓洽德並不總那麼強橫 冬天時韓都會給惠特爾母親煤和鼻煙
惠特爾因此對韓是存有一分感激而對於遲到處罰比較能忍耐

嘉德橋市舉行慶祝會 本來范福瑞替韓計劃好搭帳篷收門票的
韓為了跟范競爭表示自己仍深得民心 決定另辦戶外
結果當天下傾盆大雨 韓這邊沒有遊客只得草草結束 將獎品的食物分給窮人
蘇珊先回去 伊麗莎白珍轉而去范福瑞那跳舞
韓看了很不是滋味

范自立門戶賣起穀物 想與韓劃清關係
韓先前的大客戶因為范的品質好想買 范反而勸大客戶回去找韓

韓洽德因為感到范對他在市民心中地位威脅與日俱增
越來越不喜歡范 也不准伊麗莎白珍與他來往

蘇珊重病 留下一封信給韓 要伊麗莎白珍結婚當天才可拆

韓洽德希望伊麗莎白珍改姓 不要用以前水手的"紐森"
告訴她 麥可‧韓洽德 才是她生父

韓洽德沒遵照蘇珊遺願 勸完伊麗莎白改姓後
趁伊麗莎白考慮空檔上樓 好奇地拆信
才知道當年兩人的女兒"伊麗莎白‧珍"三個月後就死了
現在這位是和水手生的

伊麗莎白心裡其實也是對養她長大的水手紐森較有感情
但被韓誤導 以為生父不是紐森 告訴韓她決定改姓韓洽德了
但此時韓洽德已對非親生女兒的伊麗莎白感到厭惡

以為是自己的無才讓"生父"有失面子 為討"生父"歡心
伊麗莎白勤練字 畫畫 縫紉

畢竟窮過來的 伊麗莎白對下人沒架子 能自己來的不勞煩下人
卻讓韓洽德覺得她這是"作賤自己" 很不開心

無所適從的伊麗莎白常去母親目前哭泣
被得到鉅額遺產成為富家女 昔日孤苦無依的柳塞塔看到
柳本來是要找韓與之結婚

柳讓想跟她學習成為淑女的伊麗莎白跟她住一起
范本來要去找伊麗莎白撲了空不在
范柳卻擦出火花

柳塞塔穿櫻桃色新衣 不巧跟范福瑞引進的播種機撞色
范福瑞說到聖經關於播種的部分 柳不懂 伊麗莎白倒是解語
但范柳愛意不減

為與范競爭 韓不惜找回姚普 卻再加上迷信導致誤判氣候
以為要下豪雨了 高價買入後 卻是豐收
賤價賣出後雨才來
雨中韓幾乎賠光成了窮光蛋

屋漏偏逢連夜雨 二十一年後賣粥婦雖老 推人入坑技術不減
被控告隨意便溺時 在庭上順便抖出市長當年賣妻一事
韓洽德原本岌岌可危的地位應聲崩潰

范福瑞被選為新市長

嘉德橋 失勢後韓常在橋上想事情 這晚遇到范

范柳成親 出於報復 韓把柳當年寫給他的情書念給范 但沒念出名字
被柳偷聽到 驚恐不已
范算很有良心 勸韓說這樣唸出少女寫給他的情書不妥

韓的報復心越來越重 一位皇室大人物將光臨此市
韓目前已恢復酗酒 酒後覺得身為前市長他也要去現場
伊麗莎白勸不動父親
韓因而在現任市長范福瑞與妻子柳塞塔面前造成混亂 給自己丟臉

韓柳衝突終於爆發 兩人大打出手 卻不了了之

韓決定把柳寫給他的情書歸還 請姚普拿給柳
姚普卻在半路經過客棧時(在賣粥婦慫恿下)把包裹拆開念給大家聽
眾人原本就不滿上層社會 提議將此做為"司奇密提遊行"的材料
嘲弄柳這"不忠人妻"(這種遊行是英國鄉間利用群眾暴力 製作人偶或真人演出
以不忠人妻新聞為題材非難之)
柳收到包裹不察 以為無人動過手腳 安心拿去燒了

瞧這紅衣 本來伊麗莎白等人不想給柳塞塔看到 柳堅持要看外頭擾嚷是怎麼回事
看到原以為已燒成灰的自己的醜聞被公開嘲諷
癲癇發作死了
書裡是佣人取下紮在門環上的布 影集裡是范本人
被韓看到 總之柳不再受干擾長眠了

原以為失蹤死亡的紐森其實是希望透過此 讓蘇珊有藉口回去找前夫
現身在韓面前 韓告知說蘇珊已死 但撒謊說伊麗莎白也死了
一個出於忌妒的謊言 紐森竟也相信了 默默離去
韓洽德一步步在毀滅與伊麗莎白的關係

伊麗莎白仍很照顧韓 柳死後不久韓發現自己的人偶被丟棄在河中
群眾也知道遊行玩笑鬧出人命...

柳死後 范又漸漸發現伊麗莎白的好 兩人交往日漸密切
一日韓在遠方看著情侶互動 發現紐森路過
伊麗莎白不久即要知道真相 在這之前韓洽德先自請離開嘉德橋市
在伊麗莎白目送下 韓的身份又回到故事一開始的窮困捆草工人

但不久得知伊麗莎白和范福瑞結婚 韓抱著一絲與伊麗莎白和好的心願
用微薄薪水買了賀喜的禮物--鳥及鳥籠
等待和伊麗莎白說話時鳥籠先擱在戶外樹叢
但看到和親生女兒跳舞整個返老還少的紐森 及眾人歡愉貌
伊麗莎白還是很難原諒韓當初欺騙自己生父說她死了讓親生老父原本傷心欲絕
韓洽德不再與伊麗莎白爭論 落寞地離去

鳥籠被發現時鳥已餓死 後來從旁人得知是韓帶來的 伊麗莎白心酸不已
決定原諒韓洽德

但當她和新婚丈夫找到韓時 送他走完人生最後路程的惠特爾說她新婚當晚
韓洽德就病到走路不穩 在伊麗莎白來之前他就走了
韓在床頭留下一張紙 不識字的惠特爾給她取來
最後這邊是影集改編的 書裡只說伊麗莎白流淚
影集裡 韓洽德遺囑伊麗莎白只唸前幾句就哽咽到念不下去
剩下的由韓洽德的聲音道出
最後一項要求是"不要讓任何人記得我"

Posted by bicc2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